张一鸣的立场

从这一点上看,张一鸣对“务实的浪漫”的奉行,不但在公司面临巨大困境时影响到了选择与决策,也为其管理一个全球化团队提供了一个可能的纲领。

张一鸣还是在美国找到了被迫出售与退出市场之外的第三种解决方案。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今天晚间接受CNBC采访时称,TikTok最终解决方案的截止日期是9月20日;方案不涉及TikTok出售和核心技术转让;本周,美国财政部将会和CFUIS委员会一起审查相关方案,并向美国总统提出审查建议。

在张一鸣的领导下,字节跳动继续实践了务实的浪漫,即把想象变成现实,face reality and change it——在个人色彩意义上,这也是张一鸣对于这家超级公司的气质影响,“屏蔽噪音专注在我们的使命之上”。

在整个博弈过程之中,即使最凶险之时,我们都可以看到张一鸣所坚持的底线与逻辑,即绝不放弃通过个性化推荐等技术搭建的信息交流平台,进而保护自己公司在全球业务的完整性,参与到全球化基础设施的建设中。

想要达成这个目标的策略,还必须具备富有灵活性的坚韧不拔。

对于张一鸣而言,在当下异常复杂的外围环境之中,目前协议的走向可以说是最理想的结果,符合他的基本立场与长期目标。

01几乎确定结论

2020年9月14日是美国总统此前给出最后时限的前一天。以微软的一份出局声明为开端,媒体在这一天里对TikTok最终命运的追问,在甲骨文和沃尔玛那里找到方向后,终于在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口中得到了最接近于结局的答案。

姆努钦称,财政部在周末接到提案,甲骨文作为TikTok可信赖的数据安全合规合作伙伴,代表解决美国国家安全问题;TikTok还将继续把美国作为总部,并为美国创造2万个工作岗位。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接受CNBC采访
目前两个程序正在进行,一个是美国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对TikTok的审查,另一个是基于总统行政令的国家安全审查。

甲骨文公司确认了这一说法,将成为字节跳动“可信赖的技术合作提供者”(the trusted technology provider)。负责管理TikTok在美国的用户数据的同时,甲骨文也正在谈判入股TikTok在美国的业务。

此外,字节跳动的投资人General Atlantic和红杉资本,也可能根据这个解决方案获得TikTok在美国业务的少数股权。

据消息人士称,字节跳动援引了CFIUS于两年前批准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收购美国保险公司Genworth Financial的交易,作为解决方案的先例。在该交易中,中国泛海集团同意使用一家位于美国的第三方服务提供商来管理Genworth美国保单持有人的数据。

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字节跳动还曾向向特朗普政府表明,关闭TikTok也有风险。其中一个依据是,很大一部分TikTok用户偏向政治保守派。

今天早些时候,微软发布声明表示,字节跳动拒绝了将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字节跳动今天告诉我们,他们不会把TikTok的美国业务卖给微软。我们相信,我们的收购提议会有利于

TikTok用户,同时能够保护国家安全利益。”

微软的盟友沃尔玛却并没有因此打消投资TikTok的意愿。沃尔玛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将继续与字节跳动的领导层以及其他有意方进行商谈。我们知道任何获得批准的交易都必须是解决了所有监管和国家安全问题的。”

此前沃尔玛在一份声明中很明确地表述了参与TikTok交易的理由,即看中TikTok“融合电子商务及广告的能力”。“我们认为,与TikTok建立潜在伙伴关系可以增强这项关键功能,为沃尔玛提供重要途径,使我们能够接触并服务于全渠道客户,并发展我们的第三方市场和广告业务。”

实际上,在中国深根多年的沃尔玛,已经注意到了抖音等信息流短视频平台对于电商业务的影响,无论是和微软,还是和甲骨文,沃尔玛都一定要参与到TikTok的这场交易中。

同时,这两家公司与现任美国总统关系密切,深获信任,这样的交易关系也可视为由这两家公司从中担保,换来自己的商业利益,特别是总统对于“安全”的些许放心。

这是一个关于权力、利益、意志力的较量过程,面对态度极其强硬的异国政府、汹涌而来的同胞民意,以及商业竞争中的明争暗斗。

不同于华为在危机中的屡次发声,张一鸣是通过三份内部信回应和动员了自己的公司。这三封信的基本结构是:简单和客观地介绍进展;感谢处于风口浪尖的同事,特别是中国同事;再三强调这家公司在全球市场里的雄心和远景。

在实际操作中,张一鸣立场坚决,缓和与强硬明确。2020年8月27日,在TikTok起诉特朗普政府两天后,字节跳动COO兼全球CEO凯文·梅耶尔宣布辞职。这位高级职业经理人离去的原因,正是在于张一鸣在寻求自己所可接受的缓和未果之后,强硬地拒绝接受了那份来自于美国总统的那份蛮横的方案。

虽然最终的解决方案需要得到中美两国政府的审批,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这场交易的大方向已经明朗。

02真正的突围

毫无疑问,全球化是属于字节跳动这个时代的浪潮,也是张一鸣这一代企业家的使命,他对此的执着与圣地亚哥老人对大马林鱼的别无二致。

从张一鸣对全球化的执着上来看,这一轮风波的产生是字节跳动注定要面对的一次挑战。只不过由于叠加了外部的种种因素,让挑战来得更加猛烈。

张一鸣的执着有着必然的原因,他认为互联网领域中未来一定是全球竞争,需要运用全球的规模效益支持长期持续的全球竞争。

“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只占全球互联网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资源,追求规模化效应的产品,五分之一,无法跟五分之四竞争,所以出海是必然的。”

参与到全球竞争中的前提是建立全球化的平台型产品。在今日头条快速发展的2015年,张一鸣就已经提出希望在未来的五年内有机会能够取代Twitter和雅虎,成为全球第一大内容创作平台,让字节跳动拥有跻身千亿美元公司的机会。

但是,今日头条并没有能够成为一个真正全球统一的平台型产品,一定意义上,这个当时被视为奇迹的信息流产品,主要作用是酝酿更大的奇迹。2016年底,在冲绳做出的进入短视频领域的决定,才让张一鸣真正抓住了建立全球平台型产品的机会。

与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今日头条相比,一个基于新兴的4G网络产生的短视频产品,在保持了字节跳动技术方向上的全球同步性的同时,还让字节跳动在短视频平台的搭建上也具备了全球同步性。
这是与社交网络结合紧密的图文信息所不具备的“双起点优势”。在将music.ly收入囊中后,张一鸣已经从美国互联网公司的手中抢到了构建全球化短视频平台的机会。

《大西洋月刊》记者迈克尔·舒曼评价称,TikTok是第一家真正突围而出开始影响美国和全球意识的中国公司,这也是其中国同行,如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公司,迄今还没有做到的。

与中国国内同时期的创业者相比,张一鸣也比美团王兴、滴滴程维更接近于建立一家真正全球化公司。正如他在与钱颖一对谈时说:
“大的浪潮看时机,浪潮一定有,但是有一定的周期性。等待时机,不同的时代有不同领域的浪潮。”

对于不想“躺在QQ和微信大树下模仿别人”的张一鸣而言,打破“The big become bigger”的格局是一件有意思的事,值得为10%的机会去投入。

这样的人当然不会允许自己错失这一波全球化浪潮,即便需要为此割下一部分肉来投喂围绕在四周的“鲨鱼”,进行更长时间、风险更大的探索。

03基础设施

在算法技术上的系统领先是张一鸣建立全球化移动平台的核心基础。

在将目标转向Twitter和雅虎的同一年,张一鸣注意到了Facebook推出的Instant Articles功能。这项功能在Facebook上为媒体机构提供生产工具、制作规范,以及极速预先加载技术,提升了媒体机构在facebook平台上的内容加载速度和互动体验。

在张一鸣看来,这说明了技术可以赋能平台,将其变成一项接近水、电、煤气的公共服务。更重要的是,通用的底层技术系统也足以支撑一家公司运营一个全球化的平台。

在2018年举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张一鸣表示:
字节跳动希望能够抓住时代的机遇,参与整个世界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建设。

单个产品构筑了字节跳动全球化的门面,技术系统则是字节跳动全球化的核心能力。张一鸣选择构建全球化的统一平台,也必须选择利用一套技术系统搭配本地化运营来支撑全球范围内的扩张。技术系统只有在服务全球市场的过程中,才能够完善成为全球化的基础设施。

还是在与钱颖一的那场对谈中,张一鸣如此表述:
“全球化最好的产品,即使是软件产品Windows、Office、Facebook、Youtube也都不需要,只要内容本土化就可以,产品是通用的。有很多公司在做国际化,做到最后,就是成立一个国际化部,针对当地市场开发新的产品,我们不是,我们把愿景定成“全球创作和交流平台”,希望是一个统一的平台。”

从更为实际的角度看,一个能够支撑10亿用户数量级的工程架构,将让企业更自如地应对全球市场用户的高速增长和自动化。在商业的历史角度看,这也是music.ly选择被字节跳动收购的重要原因。

在以算法组织信息成为世界范围内的技术潮流的当下,缺失核心的技术能力也就意味着战士没有了武器与后勤。

即便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没有在8月28日联合公布《关于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公告》,对“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的出口进行限制,张一鸣也不会接受核心技术的转卖。

因为技术系统的出售,意味着字节跳动再无机会构建一个全球平台。也有悖于张一鸣一直所强调的中国企业要在基础技术、核心技术方面进行突破。

“如果今日头条定位一个人工智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连接人和信息,提供信息服务的话,我觉得未来面临的竞争中,可能是否能在更基础的设施,比如人工智能基础技术上取得竞争优势,可能是更关键的。”

从这一点上理解,张一鸣极力想要保留的TikTok的完整性,更大程度上是技术系统的独特性。

只要技术系统掌握在字节跳动手中,即使平台部分所有权和自由度不得不发生改变,对于字节跳动所追求的触达与服务全球用户而言,构建全球基础设施的目标并不会有影响,更像是本地服务的深度外包。

04“务实的浪漫”

为了实现通过技术构建全球平台的野心,张一鸣一直在坚韧地奉行务实的浪漫。

“精致的文艺不是浪漫,粗糙的宏大是浪漫,新事物都是粗糙的。晒情怀故意感动别人不是浪漫,独立思考穿越喧嚣是浪漫。有生命力是浪漫,面向未来是浪漫,拥抱不确定性是浪漫,保持可能性是浪漫。”

在一定程度上,务实的浪漫可以被视作是张一鸣所坚持的长期主义。回到南开大学演讲时,张一鸣会鼓励中国的年轻人尝试一些类似制造电动汽车、发射火箭这样的别人不敢尝试的事情,而不是去实现一些短期更快实现的目标。

同时他也会举出自己在居民楼里创业,忍受漫长时光煎熬的例子,以此来建议年轻人有耐心、能独处,并基于长期思考做判断,而且不为短期因素所干扰,耐心地等待设想和努力的事情逐步发生。

选择做推荐引擎就是张一鸣基于这种理念为字节跳动选择的创业方向。

在当时,做推荐引擎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有着很高的难度,很多人选择做信息的个性化分发,却很少会选择做推荐引擎。但是,想要真正改变体验,创造出用户价值,做推荐引擎是一个必然选择。

张一鸣坚持:“在任何时候,都要努力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在这一次的风波中。当美国投资人快速倒向出售业务,以期回笼成本、与美国政府缓和关系的选择时,张一鸣再一次坚定地坚持了自己的立场。

据《晚点LastPost》报道,张一鸣甚至在董事会上与投资人爆发了激烈的争论,并在内部信中强调要寻找符合用户、创作者、合作伙伴和员工利益的解决方案。

张一鸣强调的“务实的浪漫”是基于Context进行理性决策。


“Context是指决策所需要的信息集合,包括原理是什么,市场环境如何,整个行业格局如何,优先级是什么,需要做到什么程度,以及业务数据和财务数据等等。”

张一鸣可以忍受短期的损失来实现长期的目标,但这个长期的目标绝不能是“偏安”的静态收益,要有创造性和挑战性,最好能够给现实的生活带来改变。就像他在选择做今日头条时,考虑的是:
“自己有机会让理论上成立的事情在现实中出现。如果是第一个做这个事情的人,有机会让它提前到来。”

创立字节跳动之前,张一鸣参与过四家公司的创业过程,每次都没有坚持到最后。他在很早就意识到,创业如果不顺利,就早死早升天,往前看就是了。


“如果你的决定是对可见的最大系统(比如社会)是有增益的,你就应该做出更好的选择。”

在这个标准下,因为字节跳动有机会成为平台型公司,所以张一鸣没有选择拥抱巨头。但他也强调自己不是“为了不拥抱而不拥抱”:
“如果和哪个公司合作,可以让今日头条在全球获得成功;可以促进更多地方的信息分发;可以更快进入机器学习在其他领域的应用,我并不排斥。”

这种思路是一以贯之的,延续到了TikTok风波的解决中。在8月4日向国内员工发布的内部信中,张一鸣继续坚持了“务实的浪漫”。

“对于公众的意见,我们要能接受一段时间的误解。希望大家也不要在意短期的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同时,“从长远的发展来看眼前的挑战和压力。”

从这一点上看,张一鸣对“务实的浪漫”的奉行,不但在公司面临巨大困境时影响到了选择与决策,也为其管理一个全球化团队提供了一个可能的纲领。在经过这次风波的磨练后,这个纲领会更加成熟,将全球人才聚拢到同一个目标下。

8月27日,俱是最不明朗和险恶的时候,瓦妮莎·帕帕斯接任TikTok全球临时负责人,她曾经在封禁传出的第一时间就用自拍视频表示:“我们不打算去任何地方”。
TikTok全球临时负责人瓦妮莎·帕帕斯
张一鸣如此描述这位强悍而忠诚的女性高管:“我们团队里的压舱石,提供智力、共情和思想。”
无论那位疯狂的总统如何给予最终结论,对于所有有志于海外市场的中国公司而言,这场博弈都会成为一座里程碑。

其中最坚硬的部分正是张一鸣和这家公司一如既往的立场。


【参考资料】1.南开大学演讲,2015.11.152.2015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演讲,2015.12.63.今日头条未来媒体峰会的演讲,2016.1.154.字节跳动2015年年会演讲,2016.3.125.《对话》,2016.11.276.《对话张一鸣:世界不是只有你和你的对手》,2016.12.147.源码资本2017年码会演讲,2017.4.248.2017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2017.11.229.张一鸣对话钱颖一,2018.3.2010.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数字海丝分论坛演讲,2018.4.2411.第22届中国国际软件博览会演讲,2018.6.2912.字节跳动7周年庆典演讲,2019.3.12

本文原创,作者:钱术,其版权均为赚钱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ssu.com/p/11093/
0

发表评论